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藏在历史深处的神秘的童谣文化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5/06 点击:

童谣因其对社会变化和历史大事的准确预见或暗示,令这种独特的文化更加神秘,也让故事充满奇幻色彩,让人更加产生好奇和探究的欲望。

冯梦龙版《东周列国志》开篇第一回《周宣王闻谣轻杀 杜大夫化厉鸣冤》中即以宣王在镐京城内听小儿拍手而歌引出后篇。

——如果把春秋的开端定位于平王东迁洛邑(今洛阳),那么改变了中国此后的历史走向、开启了扰攘缭乱而又精彩纷呈的春秋战国序幕的,可以说是源于平王的爷爷宣王听到的这首儿歌:

檿(yǎn ),一种桑树,弧,木弓;箕(jī )服,箕草作的箭袋。檿弧箕服,即指桑木弓和箕草箭袋,不啻为古代的武器军火和战备重器。

每读史于此,均不免遐思:我国周朝之时不“禁枪”啊?老百姓可以自由上街买卖“军火”?如此,祸乱岂能不生?——此儿歌,《史记·周本纪》亦有记载,可见并非小说家杜撰。

题外话:记得金批水浒中,对武松打虎那一章节,武松“一步步上那冈子来, 回头看这日色时,渐渐地坠下去了……”。金圣叹忍不住写了这么一句:“我当此时,便没虎来也要大哭。”

“日没月生”,这分明就是女主祸乱之象。其后发生的周幽王为博美人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最后导致犬戎攻入都城而国破家亡,应验了童谣的预言。

段珪、张让等十常侍因恐惧何进谋诛,先下手为强,发动宫变,杀了何进、何苗兄弟,劫持汉少帝(刘辩)及陈留王(刘协,即后之汉献帝)突出袁绍袁术兄弟和曹操等人的重围,连夜奔走至北邙山。

小说里记述:“先是洛阳小儿谣曰:‘帝非帝,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邙’至此果应其谶。”

《后汉书》曰:“灵帝之末,京都童谣。至中平六年,少帝登蹑至尊,献帝未有爵号,为中常侍段珪等所执,公卿百官皆随其后,到河上,乃得来还。此为非侯非王上度北芒者也。”

可见这一汉末大事件发生之前,已有童谣传唱示警,只是当局者迷,未能发觉防范,或者根本就不可能防范。

如果此童谣不是后人附会,真乃事前传唱,则不免让人感叹天道玄玄,人事皆为棋子耳——我们难道是上天设定程序里的一枚棋子?

联想到现在有人提出的假说:太阳系可能是某种高等文明的设计,人类被囚禁在太阳系内,只是为了完成某种高等文明的一种实验——读来令人悚然。

董卓废了少帝改立陈留王登基后,飞扬跋扈,专权独断,引发曹操、袁绍等十八路大军勤王讨贼,最后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卓被吕布所杀,一代枭雄殒命。

当时董卓火烧洛阳,挟持汉献帝西迁长安,夜宿帐中,“是夜有十数小儿于郊外作歌,风吹歌声入帐。歌曰:“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董卓问谋士李肃童谣主何吉凶,被李肃以“只是言刘氏灭、董氏兴之意”糊弄过去。

故事讲到此处,不排除史上确实有一些能预见历史走向的高人和神秘文化存在。不过在笔者看来,以上事例中的童谣更像是一种人为的政治宣言和舆论造势,这十之八九是高人谋士有意地在背后策划,然后传之于市井,假托天意。

陈胜吴广起义时,事先让人用丹漆书写“陈胜王”放于鱼肚子中,又让人在夜间在神庙中提着灯笼,作狐狸嗥叫并大喊:“大楚兴,陈胜王”,于是感到惊奇的士兵们拥立陈胜,在“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感召下,发动了我国历史上第一次的农民大起义。

元朝末年时,韩山童先是在群众中广泛传播“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后伙同别人,趁黄河泛滥,朝廷征道集百姓修补河岸时,偷偷在河边属埋下一个一只眼睛的石人。

之后河工在挖掘河道时,当真挖出了一个一只眼的石人。老百姓以为是上天在垂示,预言应验了,于是民情被点燃,韩山童趁势发动了红巾军起义。

综上,不管是神秘的童谣还是更加直白的起义舆论,都利用了人们对真相的未知和好奇,从而达到造势的目的,按现在的一些套路来看,这应该是古人利用媒体引导舆论而玩的一个“网络热搜”或“水军造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