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咋回事儿,做“鸭”的品牌今年好像风水都不咋好?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5/03 点击:

有句话叫“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吃全聚德烤鸭真遗憾”,但读sir很担心,照目前的状况下去,说不定有一天,咱们真的吃不到全聚德烤鸭了。

4月23日,全聚德发布了2020年一季度财报,毫无意外地延续了去年的亏损之路,甚至因为疫情影响,业绩变得更加糟糕。

报告期内,全聚德实现营业收入1.8亿元,同比下降55.03%;净利润亏损8850.1万元,同比下降931.66%;扣非净利润亏损9161万元,同比下降1449.40%;基本每股收益亏0.29元。

而十天前,全聚德发布了2019年年报,15.66亿元的营收和4462.79万元的净利润意味着全聚德在下坡路上已匍匐了八年,2019年也是上市12年来净利润最低一年。

根据原本的销售计划,2020年元旦、春节黄金周、元宵节等节日期间,全聚德会迎来旺销季。

然而自1月中旬以来,新冠疫情对整个餐饮行业都产生了持续性的负面影响,全聚德自然也不能幸免。

作为一家全国闻名的百年老字号,全聚德自1864年成立以来,已经走过了156个年头。对于很多人来说,全聚德一度是北京烤鸭的象征,也是外地游客来京几乎必吃的北京名小吃。

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9年,全聚德营收分别为19.44亿、19.02亿、18.46亿、18.53亿、18.47亿、18.6亿、17.77亿、15.66亿,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2亿、1.10亿、1.26亿、1.31亿、1.40亿、1.36亿、7304.22万、4462.79万。

对此,全聚德方面的解释永远都是“受餐饮行业竞争加剧影响,公司年度接待人次同比减少”。

据全聚德历年财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其餐饮业务全年接待宾客分别为804.07万人次、770.47万人次、658.92万人次,短短两年时间,就已经缩减了约150万人次。

消费者越来越不愿意到全聚德就餐,并通过各种平台发表自己对全聚德的不满——通过翻阅大众点评全聚德店铺评论区我们不难发现,三星以下差评的关键词大多是“价格贵”、“强制收取服务费”、“味道一般”、“油腻”等。

去年年底,全聚德聘请在东来顺任职十年之久的周延龙接任总经理一职。期望周延龙能为摇摇欲坠的全聚德带来新的生机,却不想新官上任,尚未来得及解决业绩下滑的老问题,黑天鹅新冠肺炎便突然袭来。

3月31日晚间,周黑鸭披露了2019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1.86亿元,归母净利润4.07亿元,同比分别下降0.79%和24.56%。这已经是公司业绩连续两年下降。

根据周黑鸭2019年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周黑鸭新开设84家自营门店,但因经营效益不佳、市政改造等原因调整关闭了117间自营门店。

截至2019年6月30日,周黑鸭的自营门店总数为1255间,覆盖了中国17个省份及直辖市,共96座城市。

直营模式投入与产出的时间周期比较长,扩张速度远不如加盟连锁模式,尤其是对资金链的依赖十分严重。

毕竟自营门店是统一管理、统一调度,直接面临着来自于原材料、租金、人工等成本所带来的压力,重重压之下,周黑鸭的经营费用率持续上涨,行比如,有数据显示,周黑鸭的销售费用率从2014年的20.73%上升至2019年的35.56%。

重心在湖北的周黑鸭遭受重击,周黑鸭公告表示,疫情期间,周黑鸭在全国共有约1000家门店暂时停业。

虽然随着疫情转好,除湖北省内的300余家门店外,其他地区门店基本恢复营业,但此次疫情必然是打乱了一切计划,给周黑鸭的业绩“翻身”增加了较大的压力。对于周黑鸭而言,可谓雪上加霜。

4月21日,绝味食品公布了2019年业绩报告,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1.72亿元,同比增长18.41%;实现归母净利润8.01亿元,同比增长25.06%。

采用加盟的方式让绝味食品可以在中国市场快速扩张,当这个市场逐渐饱和之后,它开始也开始计划进入其他市场。

除了已经进入的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绝味食品还计划在中国澳门和日本开店。太平洋证券研报预计绝味2020年还将拓店800-1200家。

数据显示,绝味的销售毛利率达到了33.95%,2014年,这个数字是26.85%。这间接说明绝味的成本管控能力在提升。

与至始至终坚持走自营门店销售模式的周黑鸭不同,绝味食品采用的是“以直营连锁为引导、加盟连锁为主体”的销售模式,而加盟渠道为绝味食品贡献的收入占总营收的90%以上。

另外,同样在面对疫情的打击时,由于绝味采取的加盟连锁模式,部分成本与压力都转嫁到了加盟商身上,轻装上阵的绝味,通过线上销售渠道也能活得很好。

卤味的竞争其实早已不再只来自于同行,紫燕百味鸡、久久丫等佐餐卤制品是对手,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休闲零食品牌也是对手。

在业内,周黑鸭、绝味食品和煌上煌虽然号称“卤味三巨头”,但实际上,三者所拥有的市场占有率并不算高,根据咨询公司沙利文公开的数据显示,在休闲卤制品行业中,前五名的市占率仅仅只达到了20%。

这也就意味着我国休闲卤制品行业集中度不高,比较分散,并且尚未真正形成激烈的竞争关系。

另外,绝味、周黑鸭这类卤味品牌的营收空间更多还是依赖线下门店的扩张速度和坪效,随着三只松鼠、良品铺子这类休闲零食品牌的跨界打击,绝味很有可能将无法保持高速的扩张。

素材参考:AI财经社《全聚德困局:请东来顺掌柜做外卖,一季预亏1亿,承认服务不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