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从金牌运动员到时尚摄影师,不到 2 年她就闯出了一片天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5/12

她 1988 年出生于北京,8 岁随家人移民新加坡;她在青少年时期是一位世界级的气步枪射击运动员,曾代表新加坡参加英联邦运动会和射击世界杯。

她从 18 岁开始接触摄影,20 岁开始为《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拍摄照片,同年在新加坡艺术之家(The Arts House)举办个展。

短短几年,她的作品刊登于多家国际时尚杂志与摄影媒体,合作伙伴包括奔驰等知名品牌;而正当事业红火之时,她又抛下在新加坡的一切,选择去世界时尚都市纽约开阔眼界,进一步挑战自我。

基于对前拉斐尔派的画作和日本动漫的热忱,张晶娜的作品将亚洲的美学与西方的艺术风格交织在一起,给时尚和艺术摄影带来独特绘画性和梦幻般的画面。

同时,多元文化交融与碰撞也赋予了张晶娜更国际化的审美,使她能够很好地结合自己的时尚理念呈现模特外形和内在的特质,拍摄风格时而色彩浓艳,张力十足,时而温婉轻柔,展现古典含蓄美。不同系列之间风格跨度较大,许多作品令人印象深刻。

2009 年,张晶娜通过了英国摄影大师协会的最高等级的资格认证(简称FMPA)并成为该资格的最年轻获得者,同年获得 2009 年度 IPA 国际摄影奖广告和艺术组铜奖。

2011 年,荣获新加坡版《ELLE》“年度摄影师”称号;2015 年获得第七届朱莉娅·玛格丽特·卡梅隆女摄影师奖(7th Juria Margaret Cameron Award for Women Photographiers);2018 年入选了《福布斯》评选的年度“亚洲 30 位 30 岁以下杰出青年”(Forbes 30 Under 30 Asia)艺术类榜单。

张晶娜:如果我一直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我的职业生涯将会停滞不前,也会非常乏味。我想去某个世界时尚都市,开阔眼界并进一步挑战自我,所以那时我搬去了纽约。

因为并非科班出身,所以我对摄影的感知基于我成长过程中接触到的视觉效果,比如日本动漫、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摇滚乐以及同时期的中国武侠电视剧,这些都构成了我最初的美学基础。

不过,缺乏正式的专业培训意味着我起初没有一套系统的方法来完成商业作品,我试图让我的个人作品看起来在商业上可行,让我的商业作品看起来有艺术感,幸运的是,这个思路当时运行得很好。

当我搬到纽约时,文化冲突产生了。在一次业务会议上,有人指出我的商业作品和个人作品相似度太高。

这让我反思了自己对两种类型作品的处理方式。作为一个年轻艺术家,虽然我一直努力去平衡两者关系,但被特意指出仍然很痛苦。

不过撇开个人感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让我在创作和构思这两类作品时,开始彻底改变对两者的处理方式。虽然偶尔处境艰难,但惊喜不断地发生在我工作的每个新城市中。

我相信接触各种文化与创作风格丰富了我的作品风格,使我的摄影更加完善。无论结果如何,随着我和我的艺术成长,这一小部分经历将永远成为我的一部分,我认为这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张晶娜:我最喜欢我的长期系列《祖国编年史》(Motherland Chronicles)。这个系列开始于我初到纽约的时候,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欧洲绘画和日本漫画家的启发。

我和一位艺术家朋友托拜厄斯·关(Tobias Kwan)一起开始了这个系列。我们互相挑战每周各创造一件新的作品。一开始的形式和风格是不明确的,随着几个月的时间过去,我们有机地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最终我们完成了 52 件作品,这相当于一整年的工作量。起初我没有收入、预算和人脉,所以我开始尝试用自拍呈现一些脑海中虚幻的概念。渐渐地,我找到了业余模特、发型师和化妆师来合作。

对于布景设计,我会在网上查找便宜的二手道具,或者自己动手制作,然后从独立服装设计师那里借来衣服,自己为模特造型。一旦攒好了拍摄道具,我通常会在拍摄前的两三天提出拍摄理念,然后周末把团队组织在我公寓的客厅里拍摄。

在下一周我会将图像处理并发布到网上,然后重复。几乎所有的照片都是在我的公寓里拍摄的(除了少数在加利福尼亚州拍摄的照片)。

张晶娜:为越南版《时尚芭莎》的封面故事拍摄时,是我第一次与超级名模可可·罗恰(Coco Rocha)合作。虽然事先就知道她以摆姿出名,但在拍摄现场我才真正意识到她是多么的神奇。

通常在团队拍摄时,会有助手帮助扔布料、裙子,或吹风扇来制造动作,但罗恰能在没有任何辅助的情况下很好地摆动一件大礼服,她自己来负责整条裙子的全部造型。

整个拍摄过程是戏剧性的、有机的、流畅的,与有助手协助相比,这完全不是同一等级的操作,也无法复制。虽然最后这几张照片由于风格不统一无法放在封面系列中,但这种体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让我意识到,我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达到 100% 的效果,而一支有天赋的一流团队则可以创造出 150% 。

对于商业摄影师来说,在网络上宣传推广自己作品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你是如何经营自己的个人品牌的?

张晶娜:有许多方法和途径来管理个人品牌和在线宣传。对我而言,简单直接,定期更新,同时精心规划是我通常会采用的方式。

对于社交媒体,我从 21 世纪初就开始上网了,但与其他许多努力经营线上个人品牌和商业品牌的人相比,我不是很勤奋。我通常很少定期发布新作品,偶尔会在Twitter上更新一些随意的想法,有时我会在上面结交新朋友,寻找并关注一些插画师。

在分享工作之外,开放和诚实也是我风格的一部分。我分享我对艺术和摄影的商业观点,在不同领域的经历、兴趣爱好,以及我与抑郁症的斗争,我认为在我的工作领域没有足够多的人可以真正谈论这个问题。有时候人们需要知道他们并不孤独,我个人很喜欢和粉丝交流。

在品牌方面,我会仔细选择客户和合作伙伴,并根据我想给观众留下的印象来培养我的个人品牌。由于商业项目启动时我的作品会被广为传播,所以有选择地、谨慎地与谁合作是很重要的。

我宁愿吸引喜欢非常规项目的小众群体,也不愿接触到一大群与我的系列作品完全无感的观众。总的来说,忠于自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是我想要努力追寻的方向。

作为一名独立摄影师,如何保证稳定的收入来源?在国外生活或工作上,你遇到过哪些难处?

张晶娜:多样化是关键。十年来,我的收入来自不同的地方,包括商业摄影、编辑摄影、作品授权、工作坊、写作、在线课程、自出版摄影书、出售印刷品、明信片集、咨询和艺术代理等。

很多事情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或者是灵机一动,只要我认为这将是一个好主意以及有趣的尝试。在经济上,由于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我一直提前计划和储蓄以确保经济安全。

我通常会确保我至少一两年的风险金,然后过着节俭的生活,并根据我在个人项目上的花费和相应的工作来分配我的开支。